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尊军艺术工作室

自处超然,处人蔼然,无事澄然,处事断然,得意淡然,失意泰然

 
 
 

日志

 
 
关于我

作家、书法家、文艺评论家。发心从善,自我修为,作文写字,乐己惠人。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是一部读不尽的大书  

2015-05-29 10:5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是一部读不尽的大书

张尊军

在我的脑海里,故乡就是生我养我的小村庄,就是老家。因为我并没有走远,只是多年来蛰居县城。但故乡在我心里的份量一直很重很重,她是我心目中爱不释手、永远读不尽的一部大书。

我的故乡,是一个中等规模的自然村,在丰县县城东北18华里处,现隶属师寨镇程庄村,名为月堤张庄庄前有一条小河,我们叫她南河,官方叫南大沟,西与复新河相通庄名也许与这条河及其河堤有关,因为沿河往西有黄堤口徐堤口史月堤等,往东有大堤口邱堤口等更因我们庄上大多数都姓张,我想这大概就是我们庄名的来历吧。在我看来,庄名最耐人寻味的就是那个“月”字,那是月亮的故乡,“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那是岁月的积淀,岁月就像这年复一年、不知疲倦、缓缓流动的南河。我们自然村分为三个队,特别我们前队除了住亲戚的几户外姓都是本家我们张姓家族堂号为百忍堂自明朝洪武年间奉旨从山西移民以来祖先们一直从事农业生产,可以说,以忍传家,耕读世家,惨淡经营,步履维艰,至今全县本家族人口也2000余人(不含出嫁的)据说先祖老兄弟三人山西洪洞县迁至丰县,因家谱失缺于一场大,16世之前的一些史料不复存在,除我们这支居住此地外,其他先祖二兄弟后人现不知居在县内何处。民国五年季夏曾在庄东头先祖坟地立碑,祖父讲原林地很威严,约占地3.5文革时乃至更早破坏殆尽,仅留有破残的墓碑此碑在我小时候就躺在村中路旁,当时已断为两半,是为“文革”所致。但碑文清晰可见,皆为正楷字体,端庄秀美。碑正面篆额为:永言孝思 ,正为:明故处士张 氏先祖二位之墓。时间为民国五年季夏之月,落款为16世孙士轩、士志、士道,17世孙宪书、宪廷、宪文、宪绂撰 建立。90年重修家谱祭祖时,又将断碑埋于祖坟前。后族人陆续从这里搬出, 分布在本自然村前组后组及史才庄西组,凤城镇丁兰集大李庄,华山镇三拔庄大程庄等地本族到我这辈为21世也时事变迁,如今族人分散而居,且越来越多的后人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外地。故乡已不再是族人生命和灵魂的最终归宿。

提起故乡,最感恩的是我的南河。儿时, 南河,是我的母亲是我快乐的源头夏天,我曾和小朋友一起在这里游泳玩耍逮鱼笑声不时在河谷回荡冬天,每当结冰时,还和小朋友一起在厚厚的冰面上滑冰,打拉钮过去河堤上种的都是红芋和大豆。有的红芋一块像碓头那么大,重达20余斤,不仅让我们填饱了肚子,还感叹河堤的伟大。有时我们去捉豆虫,有一次月贞大娘还为我们做了油炸豆虫,在物质匮乏的时代着实解了一次馋。有时几个小伙伴,在河堤上挖个洞,偷偷烧烤红芋或毛豆,望着升腾的青烟,闻着香甜的味道,甚是一大乐事与享受。进入青少年时期,南河又成为我的生命之河。每当有了忧愁和烦恼,便一个人躲在空荡的河谷,或大声喊上几声,或静静地走来走去,这河成为我可以倾诉的对象如今,我居住在县城,回去的次数少了,但这河仍在我心中流淌不息。

儿时,尽管生活很艰苦,可我们很快乐。每当夏收后,在月明之夜,我们或做杀羊羔、藏马虎的游戏,或去摸知了猴,或是在麦场里聚精会神地听民间艺人说唱的大鼓和扬琴,有时也看如《地道战》、《地雷战》、《奇袭》等电影。祖母常说“天上一星,地上一丁”,所以更多的时候,我会饶有兴趣地看天上的星星,猜想着那颗星星是自己呢。到雪天,我和小伙伴或呵着冻得通红的小手来堆雪人、打雪仗或用类似闰土教给迅哥儿的办法在谁家院内捉麻雀。每晚没有事的大人们就聚在生产队牛屋里烤着火,闻着浓浓的牛粪味道,一起说古道今,我们便来凑热闹,有时还偷吃些料豆。每到星期天,小朋友就会在一起打牌,有时也玩打拉子、踢瓦屋、拔旗帜、磕元宝等游戏。在这里,使我增添了童趣,也给我的童心插上了翅膀……

少年时代,无忧无虑。除了尽情地玩耍外,就是干活和读书。因先父在徐州上班,母亲要到生产队干活,我很小就学会了做饭,如烧面水、搅疙瘩、煎面糊、炒菜等。有一次因柴禾太潮湿,头伸进灶窝吹火,头发让火激燎了一大片。星期天或假期,我都要每天早早起来去拾粪,每年都能拾几大池子,那年我家在自留地种的西瓜,因施了大粪,西瓜又大又甜,有的西瓜净重三十多斤。暑假里,我每天都去割两杈头青草喂养猪羊。尽管很热很累,有时浑身被玉米棵扎得生疼奇痒,但心里也很高兴,毕竟能替母亲分担家务了。干活之余,我最爱读书,当时连环画能借到的都看了,有一次姑父从徐州捎了《三字经》、《百家姓》和《聊斋志异》白话本,便爱不释手,还读到了如《木偶奇遇记》、《林海雪原》等文学书籍。每年春节就帮二祖父写春联,遂对书法有了初步兴趣。那时,父亲给家买了台半导体收音机,每天半下午我就候着听评书,如刘兰芳的《岳飞传》《杨家将》、单田芳的《水浒传》等。

漫漫离乡路,拳拳赤子情。小学毕业,我考入小陈庄完小读初中一二年级,初三在史小桥联中就读,高中在欢口中学就读,都没有真正离开故乡。高中毕业考入江苏商专(现扬州大学),才算是离开故乡。大学毕业后,我放弃去省城工作的机会,回到县商业局工作。但由于城里无房,爱人在乡里上班,我几乎每天都要往返老家,一直持续了好几年,后来有了单身宿舍,又购置了商品房,才不天天往老家奔波。由于父亲在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就因病去世了,祖父母已经年迈,母亲仍在老家,在县城居住后我和爱人几乎每个星期天就往老家跑,买些肉肴蔬菜与老人会餐,更重要的是回去帮家里种地,特别夏秋两季,还要请假回去全力帮助收种,真正体味了劳动的艰辛和生活的不易。每年春节,由于家有老人,我们雷打不动都要置办好年货回老家过年,还要走十几家亲戚。其实真正离开老家,还是祖父母相继过世后近七八年的事情。自从祖父母相继去世、智残的老叔有了老伴并双双进入镇敬老院、年迈的老母随我生活后,我每年回去的次数越来越少,仅在清明节、十月一、年关到林上烧纸及近门有喜忧事时才回去,而且回去一趟总是匆匆忙忙,心里像掏把火似的。目前,老家有两个庭院和一些宅基地及曾祖父、祖父、父亲的两处坟墓。七八亩责任田交由近门邻居耕种。由于不经常回去,老屋内布满了灰尘、庭院里杂草丛生,老家的一些小伙子、小媳妇,我都不认识了……

如今,故乡已不是昔日的模样,我也年过半百。尽管故乡离我越来越远,但对故乡的眷恋始终不能让我释怀。故乡始终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她早已融入了我的记忆,融入了我的血液,融入了我的生命乃至灵魂,成为我永远读不尽的一部大书……(即将发表在王华超 王国宇主编《与书香共舞》一书)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